最新
公告
欢迎光临本公司网站!
新闻中心
热卖新品4 热卖新品3 复古时尚4 新品展示2
服务热线

13978789898

褚宏生曾说:“我相信旗袍一直在被改造

文章来源:未知 添加时间:2019-10-10 19:34

  1963年,王光美跟随出访东南亚。她着一袭白色旗袍,端庄华贵,为中国外交赢得了喝彩。这身旗袍,正是出自褚宏生之手。

  电影《花样年华》剧组,曾专门赴上海向褚宏生取经。片中主演张曼玉以23套颜色、风格各异的旗袍展现优雅迷人的东方女性之美,在全球圈粉。

  旗袍制作并非墨守成规,而是不断推陈出新、与时俱进。褚宏生曾说:“我相信旗袍一直在被改造,它永远是新鲜的,与时尚接轨的,我也希望中国女性能在旗袍上穿出时尚,穿出国际范儿”。”

  说到旗袍,你会不会想起电影《花样年华》中身材曼妙的张曼玉?想到上海滩的芳菲流年?旗袍,是中国传统服饰之一。有人说,旗袍最能体现东方女子的韵味,她既有沧桑变幻的往昔,更拥有焕然一新的如今。曾有过辉煌,也曾销声匿迹,因为褚宏生等大师级裁缝的努力,得以在人们的视野中重现。褚宏生一辈子做过的旗袍,多达数千件。被誉为“上海滩最后的百年旗袍大师”的他,80余年匠心造物,有着哪些传奇经历?他如何让作为中国服饰代表的旗袍,在国际舞台上备受关注?且听大师弟子周朱光娓娓道来。

  五月中旬,上海街头,身着形式各异服装的行人,脚步匆忙。时光倒回七八十年前,这里总能看到身穿旗袍的女子,从巷子里款款走来。

  上海安化路271号,有一600平方米的工坊,外面看上去普普通通,走进去却别有洞天,各个年代的旗袍让人眼花缭乱。七八十岁的老师傅,带着老花眼镜,一针一线地缝制着旗袍,制作出来的旗袍,将进入明星、商人、都市白领等人的衣橱。

  这家工坊名叫“瀚艺”,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龙凤旗袍制作技艺第二代传承人、“上海滩最后的百年旗袍大师”褚宏生曾生活和工作的地方。遗憾的是,褚老已于2017年春节去世。接待记者一行的,是他的嫡传弟子——瀚艺艺术总监周朱光。

  周朱光曾在纪录片《了不起的匠人》中这样评价他的师父:“他非常非常纯粹,他脑子里只有旗袍,他就是为了旗袍而生的。”

  1918年,褚宏生出生于苏州吴江,为家中独子。16岁那年,父母将他送去位于上海爱文义路(今北京西路)“朱顺兴裁缝店”当学徒,利来国际w66。拜头号大师朱汉章为师,这个腼腆少年与旗袍的缘分,由此开启。

  周朱光说,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上海,是全国的文化中心、时尚中心;电影业、广告业发达,经电影、月份牌、《良友》杂志等媒介传播,海派旗袍风靡全国,开启了旗袍的黄金年代。但上海的旗袍店多数规模小,一两个人就能撑起一间铺面,开在弄堂口,以“师徒店”“夫妻店”居多。褚宏生所在的裁缝店有近50人,是规模较大的作坊。在当时,身着“朱顺兴裁缝店”的旗袍,是女性身份和地位的象征。

  褚宏生从手工学起——盘扣、手工缝边、开滚条斜边到熨烫,学习缝制旗袍的整个过程。当同期学徒开始独立干活时,师父还是只让他反复练习手工。年少气盛的褚宏生不服气,找师父理论,朱汉章劝他踏踏实实做好手上的事情。一件海派旗袍制作,量体、制版、剪裁、制扣四步骤环环相扣,褚宏生在每个步骤上反复钻研,领悟旗袍的分寸感,加之聪慧勤奋,很快就出师了。

  有一天,胡蝶拿着一块法国进口的蕾丝布料找到了褚宏生,要求做一件比较新式的旗袍。当时,人们对白色还有所忌讳。周朱光说,师父大胆突破这一局限,将细腻的蕾丝与传统工艺融合,凭着娴熟的技艺和独特的审美,为胡蝶打造了一件轰动上海滩的蕾丝旗袍。

  随着上海女性对旗袍热捧,旗袍的造型从平面变得立体,从宽大变得合体,衣身有了前后片之分,胸部和腰部出现了省道。原先的长袖逐渐变短,出现了长、中、短、无袖之分,还有喇叭袖、连肩袖、荷叶袖等。

  1963年,王光美跟随出访东南亚,她着一袭白色旗袍,端庄华贵,气质优雅,为中国外交赢得了喝彩。王光美的这身旗袍,正是出自褚宏生之手。这时的“朱顺兴裁缝店”经过公私合营,已经改组为“龙凤服饰店”。

  后来,褚宏生被派到香港开店,既是经理人,又是裁缝。那时,旗袍是香港女士正式场合必不可少的服饰,甚至还被当作职业装和校服来穿。

  改革开放后,大量海外同胞回国的同时,也带来了对旗袍的需求。人们的观念逐渐开放,解决了温饱问题后,开始重新打量自己的穿着,裹在男女同款“的确凉”下的女性,有了释放自己的爱美之心的冲动。

  周朱光说,那时国内很多旗袍店已有很多年没做旗袍,技术和人才流失严重。随着订单生意越来越多,一些旗袍店重起炉灶。

  上世纪九十年代,国际时尚界刮起了一股中国风,对于许多国人来说,旗袍一夜之间成了一件重要的衣服:一件体面的礼服出场。“人们要结婚了、出席重要场合了,就会来找到我们定制一件旗袍。”周朱光说。随着中国在世界舞台的影响力越来越大,西方时尚圈将目光聚焦于中国风元素。作为中国服饰代表的旗袍,在国际舞台上备受关注。

  1998年,褚宏生80岁,在老家买了一栋三层别墅,准备还乡颐养天年。这时,做了三年成衣旗袍的周朱光来拜访。

  

  “做旗袍哪有做成成衣的?每一件都应该是不一样的,只能定制。”听完褚宏生一席话,周朱光有了做高级定制旗袍的想法。经过周朱光的反复劝说,褚宏生决定出山,带着两个师弟,和周朱光一起创办了“瀚艺”。2000年,工坊正式开张。也就是那时,周朱光正式拜师。

  虽已是耄耋之年,褚宏生却每天都到店里,一根软尺搭在肩上,从上午10点半忙碌到晚上7点,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93岁。

  周朱光说,瀚艺的客人以企业家、演艺明星为主。“我们开启了旗袍绣花的概念,以前的旗袍是日常装,不带绣花的,顶多用花边来装饰,但是这个时候旗袍的功能变了,变成了中国人的礼服。”

  在瀚艺的橱窗里,展示着数十件旗袍款式,或绚丽或素雅,一件凤蝶旗袍,耗时半年,主要时间用于刺绣。这里,旗袍成为了一件高级定制服装,一件价格从3000元到几万不等。最简单的款式,从设计到完成也至少需要一周。

  沧桑几十年,科技在进步,国家在巨变。工业化和市场经济的推动下,与全世界工坊一样,手工旗袍面临着来自机器的冲击。

  记者了解到,仅在某一个电商平台上,2018年以“旗袍”为相关搜索的关键词就达6亿。统计数显示,年轻人成为旗袍的消费主力军,淘宝每卖出的10件旗袍中,就有4件被95后买走了。

  在今天,有成百上千家企业从事旗袍行当。机器缝制、电脑刺绣,流水线生产的旗袍价格低廉,手工定制的旗袍则成了稀缺品,普通人很少愿意花费几千块定制一件旗袍。褚宏生曾不止一次说过自己的愿望——等到某天,旗袍能回到中国女性的日常装当中去。这一天,正渐渐成为现实。

  其实早在2015年,褚宏生曾说过:“我希望把旗袍从礼服当中分离出来,分离成日常可以穿着的、更为时尚的衣服,这是这个时代所需要的”。

  周朱光说,这几十年来,中国女性的审美需求更多元化和开放了,虽然旗袍已成为大众装,但到目前为止,在服装行业,旗袍还没有被列入常规服饰的范畴。“我们的审美需要有一个迭代过程,旗袍正在形塑东方女性之美,成为中国女性着服日常,就像穿连衣裙一样平常、漂亮。”周朱光说。

  2018年11月,宝格丽发布会上,瀚艺展示的旗袍,没有特别收腰身,把衣服恢复到袍服的功能,有舒适度,有造型感。

  “一个是快时尚,一个是慢时尚,手工旗袍跟法国高级定制服装一样,没法批量化生产,我们坚持为每个客人专开一个版,量身定做,版开得好坏直接影响了上身效果。”周朱光认为,手工旗袍是对审美的一种最高的追求,机器上下来的衣服只能是一件普通衣服,无法跟手工定制相提并论,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审美。

返回

上一篇: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

下一篇:能为报告的撰写提供可靠的一手资料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电话:13978789898传真:020-66889888

Copyright © 2018-2020 w66利来国际网址多少_w66利来国际入口_w66.com 版权所有技术支持:织梦58 ICP备案编号: